VOCO牙科援助

在“VOCO牙科援助”的项目中,VOCO沃柯支持大量的牙科援助项目。牙医志愿者积极参与到世界各地的援助活动中,每次投入很多时间治疗许多病人,其中大部分病人从未或者极少得到过医疗服务。这些病人往往居住在偏远地区,交通不便,志愿者需要长途跋涉才能到达。一旦到达当地,挑战往往更加严峻。这些格外困难的条件尤其需要高品质、使用方便的牙科材料。VOCO沃柯非常认同牙医志愿者的人道主义承诺,为他们免费提供了各种可靠的产品系列。这些产品在当地预防龋齿、牙齿修复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并且有时被储备在牙科治疗站,以供将来使用。欢迎关注更多的“VOCO牙科援助”项目报道。

牙科援助在玻利维亚
VOCO牙科援助
孩子们先在模型上学习刷牙,然后实践自己刷牙。 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在玻利维亚的Santa Cruz 牙科专业的学生Tobias Kleinert尽可能多地为小朋友的牙齿作氟化处理。 牙科援助团队成员: 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 Tobias Kleinert, Alexandra Krumb 和 Stepha

2017年8月,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出发前往玻利维亚,执行她的第八次牙科援助任务。对她来说,这样的援助使命已是常有的事了。这次,德国吉森大学(University of Giessen)的三名牙科专业的学生一同陪她前行,他们分别是Tobias Kleinert,Alexandra Krumb和Stephanie Kokoschka。该团队首次前往玻利维亚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大都市地区——Santa Cruz de la Sierra。这将是他们未来几周的工作场所。 在该城市最贫困的社区Los Lotes社区,有一个非常狭小、无窗的房间,一台非常陈旧的、无法使用的牙科器械设备,这是一个当地的儿童诊所。最近,通过“牙医和朋友”协会的财政支持,诊所进行了翻新,牙科器械也可以继续使用。 诊所虽然无法达到德国通常的标准,但只要稍加即兴发挥,它仍然可以发挥作用。

 

之前,Los Lotes社区对援助使命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结果是,该团队第一天到达进行免费治疗前,患者已在诊所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三名年轻的学生对患者牙齿的糟糕状态不免感到震惊,但这些情况对于第八次前往玻利维亚的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来说并不陌生。她告诉学生们,他们还会遇到更加令人绝望的牙齿状况。毕竟,在当地,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牙刷的。

 

四人组成的小团队在 Santa Cruz地区工作了整整一周:他们一共治疗了88位患者,拔取了35颗牙齿,填充了75个修复体。精疲力竭的一周后,他们继续在高原上前行,当地的海拔将近4000米。

 

在前往喀喀湖(Lake Titicaca)的途中,他们路过La Paz地区,在那里采购了许多急需的牙科消耗品,如手套、口罩、消毒剂、止痛药和抗生素,为下一站在Challa的诊所工作做储备。 但是,他们不能购买用于学校口腔卫生课程的牙齿清洁用具,因为他们的行李中还另需储备500个牙刷和牙膏的空间。采购结束后,团队前往距离大约140公里的喀喀湖,然后从那里搭乘渡轮前往Challa地区。虽然Santa Cruz被热带高温以及一百万人口的城市喧嚣所淹没,但岛上处处都是自然美景,令人忘怀。

 

在Challa地区和更高的Yumani地区的两所学校中,团队成员指导了500多名儿童,帮助他们认识口腔卫生的重要性。成员耐心地儿童们解释龋齿的原因,分发牙刷,清洁牙齿,然后用VOCO Fluoridin N5进行氟化处理。

 

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自2013年以来,定期访问这些学校,这已是学生们第五次得到充分的牙科预防措施。他们总是非常高兴看到“医生”,迫不及待地去拿团队分发的牙齿清洁器具。但不幸的是,许多儿童和青少年的牙齿仍然处于糟糕的状态,几乎没有人是完全没有龋齿的。事实上,他们嘴里几乎没有一颗健康的牙齿。稀疏的、完全被摧毁的牙列状态已是当地学生的普遍状态,整个团队感到既震惊又伤心。

 

但团队也看到了初步的改进,特别是学生们对检查和清洁牙齿流露出很大的兴趣,他们又很快被学生们的积极性感染了。为了确保有机会到达真正紧急的情况——拔牙, 牙医们提出了一个“狡猾”的计划——用礼物来奖励孩子们。没想到,礼物的诱惑让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去拔牙,几乎引发了踩踏事件。

 

任务即将结束,团队成员不仅完成了所要求的牙齿清洁工作,还成功地对88名患者进行填充治疗和拔牙治疗。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在岛上被亲切地称为la doctorita(=小医生)。 艰辛的工作背后,患者的感激之情不仅仅弥补了所有的努力,更是她无法估量的礼物。

 

VOCO 沃柯通过捐赠各种不同的牙科产品来支持这个援助使命,捐赠的产品包括直接修复材料Grandio和Grandio Flow,粘结剂Futurabond DC和氢氧化钙垫底材料Calcicur。 有趣的是,在玻利维亚最常见的齿色是A2。

在非洲青翠的山脉上对抗蛀牙
VOCO牙科援助
VOCO 支持志愿者在肯尼亚的援助活动。 肯尼亚是欧洲游客最爱的旅游目的地之一。但大多数游客不用面对,或者干脆忽略当地贫乏的社会生活现状。 立陶宛志愿者在马查科斯城镇拜访了许多学校,帮助当地的小孩认识牙齿护理的知识。 拜访学校时,小孩们都得到了牙刷和牙膏。 在科娃小乡村,每天都有大量的患者耐心等待牙医的治疗。 当地的条件极度简易。蛀牙会被直接拔除掉。 “非洲金加”的志愿者支持四位立陶宛志愿者在当地的工作。 许多患者的牙齿情况欠佳,所以很多牙齿只能被拔除掉。 来自立陶宛的援助团队在肯尼亚。

肯尼亚——对许多游行者来说,这个名字代表了非洲。它位于非洲大陆东面,拥有众多具有非洲特色的景点,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比如有充满异域植被和动物的非洲丛林,还有梦幻般的海滩,没有人会马上联想到这里常见的战乱与危机。事实上,以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肯尼亚是非洲东南部和中部最大的经济体,大多数人口可以得到相对稳定的供给。尽管如此,这里依然有大量民众在赤贫的生活条件下,贫乏的医疗状况中艰难度日;与这片土地上的旅游观光者的情况迥然不同。

 

非政府组织“非洲金加”的四位立陶宛女士

2015年年底,四位来自立陶宛(维尔纽斯和帕涅韦日斯)的牙医Egle Vindasiute博士、Auristida Gerliakiene博士、牙医助理Edita Povilaityte和口腔卫生专家Neringa Rainiene,在马查科斯城镇度过了四周的时间。该地区主要以农业为经济支柱,位于百万人口的首都城市内罗毕的东部。她们在那里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一起为非政府组织“非洲金加”工作。该组织成立于2011年,“微笑一生”是他们的口号,志愿者致力于提供当地的儿童牙科医疗服务,并帮助他们在牙齿健康、卫生和护理方面的教育。然而,类似这样的服务在肯尼亚并不常见。历经数次医疗改革,当地的医疗系统发展仍然不够成熟健全。在拥有约4400万居民的国家中,一共只有4500名医生和约700名牙医,而且大多数人也无法承担医疗服务的费用。

 

科娃乡村的免费治疗服务

第一周,四位立陶宛志愿者拜访了8所当地小学,指导近2000名儿童如何正确护理牙齿,给他们送来了牙刷和牙膏。这次活动对所有的参与者都是一次有趣的经历,孩子们在人生中首次接触到这些牙具。活动的另一个重点是对学校的教职人员进行培训,确保他们以后可以独立指导学生的口腔卫生和牙齿护理。接下来的两周,这些立陶宛志愿者又来到科娃小乡村,她们在专门搭建的“牙科营地”中,从早到晚为本地居民和大量来自周边地区的居民提供免费的治疗服务。来自欧洲的“白人”提供牙科援助的新闻很快传遍了当地,深受大家的热烈欢迎。

 

用最简单的方式提供援助

VOCO向“牙科营地”的援助活动捐赠了许多牙科材料。鉴于当地种种条件的限制,加上患者糟糕的牙齿状况,四位立陶宛志愿者必须用最简单的治疗方法提供援助。因此,基本的治疗通常都是直接拔牙。由于缺少应有的设备,蛀牙一般都被直接拔掉,在没有抛光和打磨的情况下,医生做最简单的填充。约有900名患者接受了检查和治疗,医生们一共拔掉了818颗牙齿,充填了114颗。援助活动广受好评。Egle Vindasiute博士说:“不仅患者得益于此活动。当我们看到他们没有疼痛,重拾笑容,对我而言是很宝贵的经历,也是对我们牙医工作的认可。此外,这份经历让我们可以深入了解另一种文化和生活方式。在我以后的演说中,我会鼓励更多的立陶宛牙医投入到自愿援助活动中。当然,我很乐意再次参加这样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