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Amaris爱美瑞斯的10年——10年完美的齿科美学
产品新闻
2007年,VOCO在科隆国际牙科展(IDS)推出具有创新色泽系统的、专业美学光固化修复材料Amaris (爱美瑞斯)。 术前:11号和21号牙齿的状况 术后状况 美丽牙齿,自信微笑! 临床病例:Dr Sanzio Marques,Brazil

近几年来,人们越来越注重拥有一口健康美观的牙齿。对许多人来说,牙齿的美观程度是高质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患者需要自然牙齿色泽的高端修复,特别是在前牙区。这种趋势促使对高质量修复材料的需求也相应增加。这样的材料不仅要拥有优异的物理特性,而且必须具备出色的操作性能。2007年,VOCO在科隆国际牙科展(IDS)推出具有创新色泽系统的、专业美学光固化修复材料Amaris (爱美瑞斯)。该产品的操作非常简单方便,色泽管理系统仅需为数不多的色泽。在过去的几年中,Amaris赢得无数大奖,其中包括来自著名的美国测试研究所“牙科顾问” (The Dental Advisor)针对其色泽概念的奖项。

 

11个色泽,而不是33个

牙齿的整体外观取决于牙本质和牙釉质,Amaris的色泽系统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自然原则。各种不同形状、色泽和表面的个性化修复可通过简单的两个步骤:在选定的基础色(遮色)上叠加牙釉质色(半透明色)来快速完成。与其它由20个、甚至30个色泽组成的系统相比,Amaris系统只包含11个色泽:6个基础色 (O1, O2, O3, O4, O5, O Bleach), 3个牙釉质色(中性色TN; 浅色TL; 深色TD),和2个可流动的特殊色泽HT(高透明度)和HO(高遮色)。牙本质和牙釉质的色泽可以通过多种组合方式,来确保达到各种色泽效果,具有高度灵活性;有流动性的特殊色泽HT(高透明度)和HO(高遮色)可实现完全个性化的修复。HT(高透明度)可实现牙齿切端区域高度透明的效果,HO(高遮色)则适合遮盖变色的牙体表面。

 

简单的色泽管理

首先在窝洞的缺损处充填一层选定的基础色,修复体色泽的整体效果可通过叠加牙釉质色进行调整;使用TD加深、TN确认、或TL变浅。因此,最终的牙齿色泽可通过分层技术实现。此外,在修复过程中还可以进行色泽修改,而且不必除去之前的填充层。尽管相对别的系统,Amaris色泽数量较少,但是Amaris提供许多基础色和牙釉质色的潜在组合,覆盖了完整的牙齿色泽系列。这意味着,最细微差别的修复,通过Amaris也能轻松完成。

 

以自然牙齿作为标准

Amaris的研发者致力于研发出与自然牙齿最接近的材料。研发部门负责人Dr Reinhard Maletz说:“Amaris的概念是基于自然层次和色泽,它没有预先设定的专业标准。Amaris可实现无缝的色泽过渡,和谐适应周围的牙体硬组织。遮色和半透明色在修复中产生的相互作用是基于自然牙齿的色泽原理,从而保证了卓越的光动态和荧光度。它看起来与自然牙齿没有任何区别。”

 

优良的物理参数

Amaris还具有优异的物理性能:高达80% 重量比的无机填料比率和极低的聚合收缩率(2.0 %体积比)、高表面硬度(99 MHV)、出色的抗压强度(375兆帕)、高抗挠强度(120兆帕)、高横向抗压强度(51兆帕)、极高的抗磨损能力(48µm,三体磨损度)和极低的溶解率(<1µ克/立方毫米),Amaris是长期稳定修复的保证。最初的产品构思是为前牙区而设计,而其特有的物理性能使产品也适合后牙区的修复,因此Amaris有广泛的应用范围。它的适应症包括:III、IV和V类前牙窝洞的美学修复,I、II和V类后牙窝洞的美学修复,损伤性前牙牙面的美容修补,直接和间接为变色前牙制作美容树脂贴面,外观形状和色泽的美学性修复,高美观度陶瓷的修复,比如贴面的修复,和前牙牙周夹板固定。

 

卓越的操作性能

除了创新的色泽系统,Amaris还具备卓越的操作性能。该材料不粘器械、表面光洁度好,塑形和雕饰都非常容易。Amaris可实现牙齿极薄一层的修复,即使最薄的牙齿切端区也可轻易塑形。材料不受周围自然光源和牙椅灯光的影响,允许长达5分钟的工作时间;根据色泽和充填层厚度,固化时间仅为10到40秒。其智能型的材料结构,使该材料拥有杰出的抛光性能,能确保牙体保持自然美观,拥有持久的光泽。该材料可与所有的牙本质粘结剂配合使用。

 

包含推广套装的各种包装规格

Amaris有多种包装规格供选用,如:含有注射管装和子弹装的套装和补充装。VOCO还推出了方便牙医了解这种智能型色泽系统的推广套装。该套装包括遮色(O1, O2, O3, O4, O5)和半透明色(TL-浅色、TN-中性色、TD-深色)各4个子弹装,以及两个特殊色泽HT(高透明度)和HO(高遮色)的注射管装和Amaris比色板。Amaris可与Amaris Gingiva专业美学牙龈修复树脂配合使用,实现齿龈的红白美学完美效果。

牙科援助在玻利维亚
VOCO牙科援助
孩子们先在模型上学习刷牙,然后实践自己刷牙。 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在玻利维亚的Santa Cruz 牙科专业的学生Tobias Kleinert尽可能多地为小朋友的牙齿作氟化处理。 牙科援助团队成员: 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 Tobias Kleinert, Alexandra Krumb 和 Stepha

2017年8月,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出发前往玻利维亚,执行她的第八次牙科援助任务。对她来说,这样的援助使命已是常有的事了。这次,德国吉森大学(University of Giessen)的三名牙科专业的学生一同陪她前行,他们分别是Tobias Kleinert,Alexandra Krumb和Stephanie Kokoschka。该团队首次前往玻利维亚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大都市地区——Santa Cruz de la Sierra。这将是他们未来几周的工作场所。 在该城市最贫困的社区Los Lotes社区,有一个非常狭小、无窗的房间,一台非常陈旧的、无法使用的牙科器械设备,这是一个当地的儿童诊所。最近,通过“牙医和朋友”协会的财政支持,诊所进行了翻新,牙科器械也可以继续使用。 诊所虽然无法达到德国通常的标准,但只要稍加即兴发挥,它仍然可以发挥作用。

 

之前,Los Lotes社区对援助使命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结果是,该团队第一天到达进行免费治疗前,患者已在诊所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三名年轻的学生对患者牙齿的糟糕状态不免感到震惊,但这些情况对于第八次前往玻利维亚的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来说并不陌生。她告诉学生们,他们还会遇到更加令人绝望的牙齿状况。毕竟,在当地,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牙刷的。

 

四人组成的小团队在 Santa Cruz地区工作了整整一周:他们一共治疗了88位患者,拔取了35颗牙齿,填充了75个修复体。精疲力竭的一周后,他们继续在高原上前行,当地的海拔将近4000米。

 

在前往喀喀湖(Lake Titicaca)的途中,他们路过La Paz地区,在那里采购了许多急需的牙科消耗品,如手套、口罩、消毒剂、止痛药和抗生素,为下一站在Challa的诊所工作做储备。 但是,他们不能购买用于学校口腔卫生课程的牙齿清洁用具,因为他们的行李中还另需储备500个牙刷和牙膏的空间。采购结束后,团队前往距离大约140公里的喀喀湖,然后从那里搭乘渡轮前往Challa地区。虽然Santa Cruz被热带高温以及一百万人口的城市喧嚣所淹没,但岛上处处都是自然美景,令人忘怀。

 

在Challa地区和更高的Yumani地区的两所学校中,团队成员指导了500多名儿童,帮助他们认识口腔卫生的重要性。成员耐心地儿童们解释龋齿的原因,分发牙刷,清洁牙齿,然后用VOCO Fluoridin N5进行氟化处理。

 

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自2013年以来,定期访问这些学校,这已是学生们第五次得到充分的牙科预防措施。他们总是非常高兴看到“医生”,迫不及待地去拿团队分发的牙齿清洁器具。但不幸的是,许多儿童和青少年的牙齿仍然处于糟糕的状态,几乎没有人是完全没有龋齿的。事实上,他们嘴里几乎没有一颗健康的牙齿。稀疏的、完全被摧毁的牙列状态已是当地学生的普遍状态,整个团队感到既震惊又伤心。

 

但团队也看到了初步的改进,特别是学生们对检查和清洁牙齿流露出很大的兴趣,他们又很快被学生们的积极性感染了。为了确保有机会到达真正紧急的情况——拔牙, 牙医们提出了一个“狡猾”的计划——用礼物来奖励孩子们。没想到,礼物的诱惑让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去拔牙,几乎引发了踩踏事件。

 

任务即将结束,团队成员不仅完成了所要求的牙齿清洁工作,还成功地对88名患者进行填充治疗和拔牙治疗。Dr. Annette Schoof-Hosemann在岛上被亲切地称为la doctorita(=小医生)。 艰辛的工作背后,患者的感激之情不仅仅弥补了所有的努力,更是她无法估量的礼物。

 

VOCO 沃柯通过捐赠各种不同的牙科产品来支持这个援助使命,捐赠的产品包括直接修复材料Grandio和Grandio Flow,粘结剂Futurabond DC和氢氧化钙垫底材料Calcicur。 有趣的是,在玻利维亚最常见的齿色是A2。